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都市 > 冷面老公很闷骚小说全文阅读

冷面老公很闷骚小说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20-05-29 09:23 来源:趣文小说网
正想着,车子不远处突然窜出一个小小的人影!苏含玉立刻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踩了刹车!当看清小孩的脸时,苏含玉整个身子一僵,良久才缓过神,急切又小心的在小孩身边蹲下轻声问他:“小朋友你没事吧?苏含玉低头微微一笑,侧头凝视着他说道:“司先生,我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秋意浓浓秋意渐浓,一个衣着灰黑色中长款大衣的女性踩着细尖的高跟鞋打开了汽车车门,她纤长的手指头掠过一张照片,最终目光落在了照片里小孩的的身上。

照片上的小孩子拥有 和她类似的眉目,但见她双眉微蹙,精美的妆面都没有遮盖那抹冷峻之欲。

间断半天,她才起动车辆往周边的一个幼稚园赶去。

接着,电話便响了起來。

“照片你取得了?”

苏含玉了解他指的是小孩的照片,也了解电話那头的男人想说什么,因此她切断男人得话收到:“庄庄他就是我小孩,我觉得见到他。”

语调虽平静,可这时她的心里却没法宁静。

整整的四年,她沒有看到过哪个小孩一眼,就算是出世的情况下也没有看到过。

想起四年前自身所遭受的这些凄惨之事,苏含玉的眼眸不由自主越来越骇然起來!

任何人都认为她死了,但是,她还活着,而且还活的好好地的回家要债了。

正惦记着,车辆附近忽然冒出一个小小身影!苏含玉马上反映回来,不由自主的踩了刹车踏板!伴随着车胎与路面的一声极大磨擦声,车辆终归是停了出来。

苏含玉猛吸了一口气,想起刚才那个忽然冒出的身影便马上下车时!

但见一个小小身影摔倒在地,他都没有哭叫,就那么怔怔的看见她。

当认清小孩子的脸时,苏含玉全部身体一僵,许久才缓过神,迫不及待又当心的在小孩子身旁蹲下去轻轻问起:“小孩子你没事吧?有木有哪儿难受?”

她的目光往返在小孩子的的身上扫视着,明确他沒有伤着哪后才将他抱了起來。

小孩子笑容着摆头:“大姐我没事。”

聪明超可爱的样子一瞬间让苏含玉的眼晴里冉冉升起了雾水,她憋住心里这些滚翻的心态,嘴巴外露一个疼爱的微笑来:“刚刚为何跑的这么快呢?很危险的,之后不可以那样跑了知道吗?”

也许是她的轻言细语让小孩子感觉不畏惧,小朋友也很愿意与她沟通交流:“下一次我不想了,实际上……我就是想帮我妈妈买冰糖葫芦,我俩好长时间也没有见了,妈咪说今日会看来我!我也非常的开心!想购买她最爱的冰糖葫芦给她吃。”

听见小孩子提到妈妈,苏含玉的心中好像被别人用扎针了一下。

她摸了小孩子的头:“是不是你叫庄庄呢?也有你妈妈叫苏如雪对吗?”

苏含玉旁敲侧击的问出入口,小孩子惊讶的点了点头:“嗯,对。大姐……是不是你了解我妈妈啊?”

苏如雪……果真。

苏含玉收敛性神情,疼惜的捏了下她的面颊:“大姐就是你妈咪的朋友。”

不,不应该说成盆友,只是仇敌……

四年前,要不是苏如雪的步歩相逼,她又为什么会来到这类程度!?他们认为她死了,四年前的事儿就可以永久性的埋藏下来,可老天开眼,让苏含玉捡回来了一条命!

苏如雪所释放为自己的,她都是一点一点的拿回家。

包含眼下自身的亲生父母孩子,几乎都不属于苏如雪!

“父亲?!”

已经苏含玉忧虑之时,庄庄意外惊喜的对着远处喊了一声,听到父亲这二字,苏含玉两手一紧,面色绷紧的沿着庄庄的目光看向附近。

但见一个颀长的影子从车里出来,直接走往她这一方位。

伴随着越走越近,苏含玉若隐若现的看清了那张清冷的脸,和当初醉酒后床边的他并无是多少差别。

“大姐我的爸爸来接我了。”

庄庄挣脱了一下身体,苏含玉这才放宽他,但见他小小身影快速跑到男人的身旁紧抱了他:“父亲回来歌词,妈妈呢?”

冷面老公很闷骚小说全文阅读

男人嘴巴激起一抹溫柔的笑靥:“想妈妈了?”

磁沉的声线带著一丝柔和,庄庄两手紧抱他:“嗯。”

他沉了下双眼,目光挪来到苏含玉的的身上。

他的目光让苏含玉微变神色,被他抱在怀中的庄庄见到父亲疑虑的目光,马上表述了一声:“父亲这大姐是妈咪的朋友,她了解妈妈的,我摔倒了是大姐抱我起來的。”

冷面老公很闷骚小说全文阅读

听到这句话,男人目光低沉的凝视着苏含玉,目光中带著一丝警醒,分毫沒有方可看庄庄时的柔和之意。

“如雪的盆友?”

他的声线,也越来越十分高冷,带著一点点口味淡的烟草味——如同很多年前的那一个夜里,他紧抱了苏含玉,那时候她周边全是他的味儿,口味淡并不呛鼻子,反倒有一种令人失陷的瘾感。

但是,如今的他要来都不还记得自身了吧。

想起这,苏含玉又禁不住想起那时候苏如雪看待自身的卑鄙无耻,尤其是想起苏如雪如今享有着富太太的日常生活,还无拘无束的过着美好的日子,而自身呢,要是一想到当天与妈妈受到的痛苦,便整日被噩梦缠身……

但见她激起妖艳的微笑,笑眼如月的看见男人张口:“嗯,之前……我还叫她一声亲姐姐。”

她眸光微波加热运转,妖艳的脸部万种风情,这类优雅的女人味让座人都免不了多投去一些目光。

她靠近了男人,似水的目光紧紧的凝望他,如琥铂一样的浅灰色双眸好像带著许多沒有说出入口的語言,渐渐地的,通过那偷欢的目光投影以往。

冷面老公很闷骚小说全文阅读

就连庄庄都笑眯眯的称赞了她一声:“大姐你好漂亮。”

男人确是镇定自若的盯住她:“我竟不清楚如雪也有亲妹妹。”

苏含玉低下头微微一笑,侧头凝望他讲到:“司老先生,我们曾经经历一面之缘,你确实不记得我了没有?”

她双手抱胸,目光越来越张杨又妖艳,细心的观查着男人的一举一动,猜着他对往日的追忆会出现如何的答复。

司睿远,你的孩子便是我们的孩子,你清楚吗?

她牢牢地的盯住司睿远,欲想从他的眼中看得出点什么来,假如……他想起来哪个夜里陪他的并不是苏如雪,只是眼下这一对他来讲生疏的女性时,他会怎么样呢?

想起这些将会的結果,苏含玉便笑意盈盈。

但是她这种话并沒有让司睿远造成一切的情绪波动,他仍然是那张高冷的,蛮不讲理的脸,他将庄庄抱到了车内,连一个敷衍了事式的道别也没有就合上汽车车门。

尽管他的反映在苏含玉意想不到,但想想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他生人勿近的气质倒是让苏含玉提到了半点兴趣爱好来。

终究对他而言真实归属于陌生人的,并不是自身,只是苏如雪。好赖自身也是与他经历男女之事的人,并且也有着相互的小孩,怎么讲,自身都不属于“陌生人”。

因此在他调整车前的情况下苏含玉忽然叫了他的全称:“司睿远,别来无恙。”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取 消

相关资讯

前夫为邻小说全文阅读
夏芊芊径直走到邱梦白面前,把手中的报纸“啪”的放在桌上,然后把那个牛皮纸信封也甩给了他,冷冷的睥睨着他:“这就是你经常半夜回来的原因吧?”邱梦白沉沉的眸子盯着桌上的牛皮纸信封半晌,随即他打开信封,看见了那几张照片,他的表情也一惊,忙慌乱的解释道:“我喝多了![详情]
冷面老公很闷骚小说全文阅读
正想着,车子不远处突然窜出一个小小的人影!苏含玉立刻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踩了刹车!当看清小孩的脸时,苏含玉整个身子一僵,良久才缓过神,急切又小心的在小孩身边蹲下轻声问他:“小朋友你没事吧?苏含玉低头微微一笑,侧头凝视着他说道:“司先生,我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详情]
盛夏,我们的不悔之年小说全文阅读
顿时,门外走来了一个穿着连衣裙,披着一头金色秀发,手里拿着教科书课本的中年女子打断了正在浮想联翩的我,啪的一声课本放到了讲台上,只听到这个中年女子自我介绍了一番,我是你们班的班主任李老师,接下来的高中俩年时间是由我来任你们的语文老师,我叫李慧,请各位同学多多指教。[详情]
许少,你缺老婆嘛?小说全文阅读
许霂琛,这次,你跑不掉了!围观了这场意外的许霂琛,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角,看向苏喃的目光,越发深邃。许霂琛闻言,薄唇上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并不作什么回应。许霂琛提唇,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插在她原本漂亮到有几分魅惑的棕色卷发间。[详情]
傍晚一场梦小说全文阅读
我和她走在基本看不到人影,灯光还有些暗淡的街面上,我故意贴她走,她刚开始还有些排斥,过一会也就任命了,觉得心里暖暖的,心里很开心,她也整个人都放开了,和我聊了很多,我一听说她男朋友是东医的研究生,而且还是高富帅,心里一下就不爽自卑了些,她侧过脸看我的表情,也感觉到了。[详情]
腹黑BOSS抢萌妻小说全文阅读
秦晓不敢置信地看向苏逸夏,他……苏逸夏居高临下的看着秦晓:“什么意思?看着镜子里的女人右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哆嗦着,苏逸夏眼中闪过一丝焦躁,很快满眼都是报复后快意的冷笑。捏住秦晓下巴的手用力一紧,意料之中的听到镜中女人的一个痛声,一想到这个女人,苏逸夏眼神冰冷,脸上更是嫌恶的表情:“知道秦华光为什么同意你嫁给我吗?[详情]
宠妻成瘾,霸道boss狠狠爱小说全文阅读
我要你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你信不信?”曲榛榛轻咳一声,她现在以及其暧昧的姿势靠在谢天尧的身上,甚至隐隐约约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他滚字还没出口,就看到了门口紧抱住曲榛榛的谢天尧,刹那间整个人浑身僵住,“谢”谢天尧轻轻的把曲榛榛放下,挑眉看向导演:“我看你脾气很大么。”[详情]
隐婚厚爱,总裁超霸道小说全文阅读
我的天,老爷子这次居然来真的!我的天,老爷子这次居然来真的!沐思城提高嗓门吼了一嗓子。沐思城提高嗓门吼了一嗓子。沐思城提高嗓门吼了一嗓子。沐小雅下意识地退后几步,转过头看了一眼急救室上方的门牌。老爷子从奄奄一息到生龙活虎,居然没有任何过渡。[详情]
绯闻悍妻:糟糕,好心动小说全文阅读
看了看身后只有三步之遥的悬崖,华美一心下绝望,楚郡为什么还不来,明明,明明她逃跑的时候打了电话给他的!她扬起头,头发被雨水打湿,湿答答的粘在额头,挡住了她的眼睛,她声音有些嘶哑,看向十步之遥外的两人:“为什么?[详情]
沈少的九十九度甜妻小说全文阅读
服务生琢磨了一下,沈之砚,申智彦,到底是哪个,他这普通话什么时候才能学好,一定是沈之砚,没错了!艾昕妤忍不住问道,她也不想怀疑的,只是林友珊说申智彦是个律师,性格很随和,这怎么成这样了?今天是怎么了,遇见一个怪口音的服务生,还遇见了一个怪口音的女孩子?[详情]

Copyright © 2012-2019 趣文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